教材与教师和学生

时间:2013年08月08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教材与教师和学生
 
  
  对教材与教师的教学活动以及学生的学习活动之间的关系作出必要的调整,即集中地体现国际上所谓的“实践课程”的基本立场,这就是指,课程不应成为对学生学习行为和教师教学活动的“双重控制”,而应将后两者都视为课程的“构成要素”;“教材不仅不应是强制执行的,而且还必须根据每一实践情境的特点进行修改和变更”。
  其次,从理论的角度去分析,应认真地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教材究竟应当面向学生,直接服务于学生的学习活动,还是主要服务于教师的教学活动?
  有的看法认为,教材的编写应当兼顾教师和学生;有的看法认为,教师的老师归根结底是为学生的学习活动服务的,因此,在这样的意义上,上述的对立事实上并不存在。但是,笔者(郑毓信)认为,如果我们主要关注教材中对具体内容的组织方式,特别是这究竟体现了什么样的教学模式,就可清楚地看出在这一问题上确实存在多种不同的立场。
  1),这或许就可以被看成教材编写工作的一种“传统定位”,即是以教师为主,以教师的讲授为主,特别是,各个具体内容的组织往往就是与所谓的“五环节教学法”直接相对应的;另外,从更为深入的层次看,教材的编写又主要集中于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教学,并努力追求教学活动(相对于所说的“知识技能目标”)的高效率性。
  与此相对照,《全日制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实验稿)》所倡导则主要是一种以“学生为主”的立场,关于教学模式表明了如下“隐性规定”:应当大力提倡学生的“动手实践、主动探索与合作交流”。
  尽管存在所说的对立,但是我们对此不应作出简单的“对”与“错”的区分;这是为我们切实做好教材编写工作、特别是积极开展相关的研究提供了多种不同的视角,并为真正实现教材的多样化指明了具体途径,从而,我们就应保持头脑的“开放性”,并积极地去进行探索。
  2),从“直接面向学生”这一角度去分析,在此,显然存在如下的不同选择:教材是主要着眼于学生的自学,也即适用于学生通过阅读和思考来了解、理解相应的概念和知识,还是致力于学生的主动探索,也即主要为学生的主动探索提供适当的“问题情境”?
  以下是美国著名数学教育家伦伯格关于以“问题解决”为主线进行课程设计的一些具体建议:第一,应当清楚地指明我们所希望学生掌握的若干个概念领域;第二,应将这些领域分解成若干个课程单元,每个单元各有一个主题,并用两至三个星期来学习;第三,对学生来说,这些概念领域应由一定的“问题情境”自然而然地引出;第四,各单元中的活动安排应与学生的思维相适应;第五,课程单元应当根据学生的知识情况及教学环境不断地加以调整。由此可见,这种做法与主要遵循知识内容的逻辑线索的编写方法就是很不相同的。
  3),从“为教师的教学活动服务”这一角度分析,我们就应认真考虑什么是大多数教师的现实水平,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很好地解决教材的编写究竟应给老师的创造性活动留下多大空间的问题。值得提及的是,日本新一轮的数学课程改革采取了“教学内容压缩20%”的做法,从而就对第一线教师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那么,这一做法是否也适合于中国呢?显然,就只有通过积极的实践与认真的总结,我们才能对此作出明确的回答。
  再则,无论采取哪一种立场我们又都应当十分重视如何很好地去促进师生间的积极互动。例如,以学生的主动探索为主显然不应等同于完全否定了教师的指导作用,后者事实上就应被看成“直接面向学生”这一编写立场时所应解决的一个问题。而立足于“为教师的教学活动服务”当然也不能被理解为将学生置于完全被动的地位,我们应更加关注如何很好地去体现学生在学习活动中的主体地位,特别是,应当高度重视对于学生创新意识的培养。
  最后,就当前而言,我们又应特别强调教师在教学工作中相对教材而言的主体地位,特别是,教师应根据特定的教学环境和对象创造性地去使用教材,包括对各种教材作出独立的评价与批判。
【摘自《数学教育:动态与省思》,郑毓信】
(作者:郑祥旦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上一篇:关于加减法的概念结构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